f2富2代国产明百万在前厅招呼毓三的时候,明菲正在与跑得快、明悦一起写春联,明欣珂也在,她坐在一旁,手中绣着帕子。

是她为明悦绣的绣帕。

而且她还会时不时抬眸看向写春联的三人。

跑得快工工整整地写,明菲帮他研磨,明悦在旁观看。

很温馨的相处模式。

明菲心情也是极好,年的气氛越发浓郁。

此刻老爹正在前厅招呼毓家人,至于老爹是怎么与毓三谈话的,明菲懒得过问。

费那脑子干嘛,反正自家老爹不会让自己吃亏。

就在四人在室内温馨相处的时候,在菁华学院住校的樊子硕回来了。

他本想先去拜访大舅,却听下人说大舅在召见客人,他便跑到明菲这里来了。

他先是恭恭敬敬地对着明欣珂行了礼:“大舅母安好。”

明欣珂站起身,笑道:“子硕来了,快坐吧!”

俏丽美人古朴经典古装秀

樊子硕又对明菲抱拳一拜。

明菲也笑道:“表哥不如也来写些春联如何?”

“好啊!”樊子硕应允,瞧着明菲的笑脸,他脸色有些微红。

很快,下人又送上一份文房四宝,还有写春联用的红纸,铺在圆桌上。

明菲问樊子硕:“表哥,在学院的生活还习惯吗?”

表哥病好后就去了菁华书院报道,本来明百万让他住在家里,可以得到细致的照顾,但他自己却执意住校,称马上要春闱了,住校可节约来回往返的时间。

明百万也不再强求,只好随他去。

但也为他打点了一切,又安排了小厮贴身服侍,可谓是周到至极。

“很好,菁华书院的教学,与咱们富书书院相差不多,我很快就适应了。”樊子硕把墨块放入砚台中,倒入特制的水,正在研磨。

他长相儒雅秀气,周身弥漫的是书生气,再加上他继承了明家人的好容貌,容颜很耐看与俊美。

看着他认真研磨的样子,明菲笑了,觉得自己那位大姑母虽然满眼算计,可自己这个表哥却是个单纯的性子。

她接话道:“咱们家的富书书院与菁华书院并列为四大书院,自然很好。”

“正是。”樊子硕笑着应道。

提起自己外祖家创办的富书书院,他满脸的自豪,有股与有荣焉的感觉。

樊子硕的笔迹与他的人一样,比较温和与周正。

而跑得快,别看年纪小,可笔力相对来说虽然稚嫩,可不难看出他字体间隐藏的霸气。

字体如人品,端看字体,便能看出一个人的秉性,果真有道理。

她表哥即使将来为官,只怕也不适合那种人际关系复杂的权位,他倒是适合翰林院的职位,修书、改编、整理教案等等工作,很适合表哥的性格。

而跑得快。

明菲想到小快的身世,她就一阵头大。

小快没几年就要长大了,她是不是该找个合适的时间告诉他,关于他的身世?

只是,告诉他之前,她得与羌吴国大皇子妃联系一下,看一下大皇子妃的态度。

若是大皇子妃想让跑得快成为普通人,那么,她就把小快当做自家人来培养,随便小快将来做什么工作都可以,只要他喜欢就好。

至于夺权,这将是一条很艰难的路。

樊子硕与跑得快还没写完春联,明百万便走了进来。

瞧见他进来,几人忙行礼。

明欣珂面色喜色与羞涩,眉眼带笑,满眼爱意,她站起身,走向他,服侍他把身上的大氅脱下。

明菲瞧着这一幕,忍不住心里感叹:洒了一把好狗粮!

虐她这个单身狗呢!

“宝贝,为父把毓家老三打发走了。”明百万在明欣珂的服侍下净了手,他走过来笑道。

瞧着樊子硕与跑得快的笔力,他忍不住点头。

不错。

明菲听言,道:“毓家老三的态度怎么样?有没有倨傲?仗着自己是隐世世家的公子哥,就敢对你无礼?”

“你就这么小瞧你老爹?”明百万笑道:“老爹可是端的气场十足,他一个小年轻,如何在我面前逞强!”

明菲竖起大拇指,说道:“还是我老爹最厉害。”

“那是!”得了自家女儿的夸赞,明百万心情极好。

明百万说道:“毓三本来是端着架子,但为父气场展开,不要说他一个年轻人,就是经历大风大浪的老者也不得不重视,所以,为父根本就没给他说明来意的机会,一直与他东拉西扯,到最后,我直接送客了。”

明菲噗嗤一声笑出来,道:“那他不得气死啊!”

“他气不气死的,我管他个鬼!”明百万道:“隐世的毓家始终是个庞然大物,老爹不能明面上对毓家人下手,可暗地里使些小性子,让那毓七付出些代价还是很轻松的。”

明菲知道,老爹这是在意着她被毓七吃豆腐的事。

老爹做事一向有分寸,所以,这件事,明菲也是赞同的。

就在这时,有三日没见的莫未然居然来了,并且出现在明菲菲罗园的暖阁内。

樊子硕、跑得快、明欣珂赶忙行礼。

莫未然大手一挥,让他们不必多礼。

明百万瞪他,完全把他太子的身份屏蔽在脑后,他现在只看到了闯入福国公府后宅、他女儿院落的外男,他道:“你怎么来了?怎么不让人通报?”

“伯父。”莫未然没有丝毫生气,他道:“我知道你们都在,所以便直接过来了。”

那意思是说,他知道分寸,若是你们都不在,他会让下人禀报了再进来。

明百万道:“那也不行,只此一次,下次记得通报了再进来。”

“伯父说的是。”但听不听就是他的事了。

莫未然说道:“伯父,毓七那小子不用您出面了,我已经出手教训过了。”

“怎么教训的?”明百万问了一句。

莫未然回答了四个字:“断其命根。”

敢当众吃自家老婆豆腐,还敢扬言纳自家老婆为妾,这种男人,若不直接从源头阻断祸根,只怕以后会对自家媳妇造成影响。

所以,莫未然直接让人下手了。

明百万嘴角抽抽,没想到莫未然这么狠,他道:“可处理干净了?别漏什么马脚,让人查到菲儿头上。”

“这您放心,绝对不会查到小菲头上。”莫未然保证道。

明百万看了莫未然一眼,道:“都年二十九了,你来我府上做什么?拜年还早,又没有什么公干。”

“来送礼。”莫未然道:“礼物在正厅放着,是小侄送给大家的新年礼物。”

莫未然说话的功夫,已经抱起明悦,并且细心地询问她,她的身体状况如何,可有什么不适!

明悦亲了亲爹地的脸颊,告诉他,自己现在很好,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