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,相安无事。没有一点暧昧逶迤,也没有任何激情似火。因为最后,月千欢拒绝了墨九卿的邀请。

摸什么腹肌,摸出事了谁负责?

清晨,月千欢醒来时。屋里只剩下她一个人,墨九卿不知道去哪儿。想到墨九卿说后院有温泉,月千欢是个爱享受的人。

仅着里衣趴在温泉池子里,月千欢嘴角弯弯。想到昨晚墨九卿想要偷偷抱她,结果被一脚踹下床。她就想笑。“本小姐的豆腐,岂是那么好吃的!”

雾气氤氲,舒服的让人毛孔张开,整个人都软了。墨九卿这个院子真是不错,比她冷清的南院舒服多了。

眯着眼,月千欢听见身后有水声“哗啦”。水流的方向朝着自己走来,月千欢没有动。直到身边挨上一具滚烫的身体,来人的下巴磕在她肩膀上。

墨九卿的嗓音慵懒性感,低音炮撩的人心底酥酥麻麻的。“欢欢来泡温泉,怎么不叫上我?”

“你不在屋里。”

“如果我在屋里,欢欢就会叫我?”墨九卿眸光闪亮,诧异看着月千欢。

他取掉了面具。妖孽的容颜,美的人神共愤。嘴角弯弯,端是邪魅勾人。凤眸中噙着期待,想要知道月千欢的回答。

月千欢瞥了他一眼,立马就挪开了眼。太美太勾人,让人犯罪!

嘟囔着墨九卿不科学的妖孽风姿,月千欢点头回答。“一起泡温泉没问题,为什么不叫上你?”

清新素净黄头发的萌妹子

月千欢语气中的平淡随意,让墨九卿眉头一皱。月千欢这个意思,是其他男人也可以一起泡,还是对他宽容不介意?

猜不出是哪一个意思。墨九卿心底跟猫爪似的痒。

靠近月千欢,手一伸将人搂到怀里。墨九卿没有穿衣服。这一搂,月千欢触不及防脸贴在墨九卿胸膛。眼前就是红嫩的小豆豆。月千欢倒吸口气,懵了。

“欢欢。如果是别的人,你也会跟他共浴吗?”

墨九卿的嗓音听不出喜怒。月千欢心底却咯噔一下。糟了,这是吃醋了!在前世,男女共浴的温泉多了去,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然而这里是沧渊,问她问题的是墨九卿。

月千欢尝试推了推墨九卿,结果没推开。握拳在嘴边干咳两声,“当然不一样了。反正你不是看也看过了,摸也摸过了。我不喊你,你不是照样来?”

“那就好。欢欢只许跟我一起沐浴。别人都不行!女的也不行,就算是咱们的儿女也不行。”

“……”墨九卿黏上来,直接挂在月千欢身上。月千欢一句话也不想说。

换以前,她早就一手刀攻胸口,或是一个撩阴腿。可现在,心底感觉奇怪极了。竟是没有推开墨九卿。

月千欢看着墨九卿,不由心想。墨九卿到底有几面?初见时流氓,变态,再到耍无赖,牛皮糖黏上来。唯一不变的,是他始终霸道。始终把她捧在了心尖尖上。

真的,一见钟情有这么深吗?一见钟情,就可以爱上吗?

墨九卿在耳边低语:“欢欢现在没有推开我,欢欢开始喜欢我了对吗?”色情直播app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