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猫app下载

陈绝色眨巴眼睛,“我觉得我们人并不多呀。”

“你现在看到的都是常驻岛上的人,你不知道我们真正的大部队,等你以后长大了让咱爸咱妈带着你去一个区看看就知道了。”陈季夜说完又说:“分五个区域,你去其中一个就知道有多少人了。”

酒儿好奇宝宝的问:“我能跟小哥哥一起去看看嘛?”

李藏言:“都是粗糙大汉子你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别去了,绝色也不许去。”

陈绝色鼓着嘴心里偷偷的想去。

陈四爷又夹了一片青菜,他说:“今天的青菜炒的真好吃,有我孩儿她妈的味道。”

李藏言在桌子底下踩了丈夫一觉,她面带娇笑说:“别给我装了。”

陈四爷说:“我说的是真的,你看我的米是就这青菜吃的。”

陈四爷吃饭还拉着儿子,他又说;“你看你儿子也只吃这盘青菜。”

陈季夜公然又夹了一根青菜吃,他说:“妈,你的盐好像又放多了。”

酒儿唱了一口说:“没有呀,很好吃。”

李藏言:“就你吃个饭毛病多,我也觉得很好吃。”

俏皮的女子乐事多

陈季夜说:“酒儿口味重。”

酒儿在海岛很习惯,吃过饭还要绕回陈季夜处午休。

因为她和绝色搬走了,因此午休的时候需要顶着大太阳从李藏言的别墅走到陈季夜的别墅,中间这段路陈季夜仗着自己大长腿提前走了,后边是两个妹妹在后边跟着。

渐渐的分开了距离。

他到了家门口忽然看到抿着嘴偷笑的属下,陈季夜这才想起来上午的时候这个属下去做的事情,他说:“先别高兴的太早,谢家的几个孩子不好对付。”

属下一幅看好戏的态度:“你就等着把少爷,一会儿有好戏看了。”

女孩子们都爱蛇虫鼠蚁,他就不信酒儿不怕。

他故作神秘的带着陈季夜去客厅的沙发上,一会儿先观察酒儿的尖叫。

陈季夜带着好奇果真坐在沙发上看属下出的什么好点子。

酒儿和绝色走到屋子里,两人热的冒汗。

雨滴喝完水她上楼准备去休息,绝色喝完也准备上楼,属下立马拦着绝色,“厨房有冰冻的西瓜。”

绝色立马过去了。

到了门口,酒儿推开屋门,入目她看到的便是床上盘旋的一条黑蛇,还吐着蛇信子准备朝酒儿处移动。

属下看到屋门打开了,他对陈季夜说:“一,二,三……”奇怪,酒儿怎么不叫唤。属下继续数,“四,五,六……”

咦,怎么还没叫?

属下怀疑难道是人被吓傻了。

他大叫:“不好。”

如果人傻了,被蛇咬到,那他也别活了,谢三爷能把捏死,剁了。

他跑,陈季夜比他跑的更快。

他担心酒儿在他这里出事,到时候麻烦真就大了。

等两人冲到屋子,看到的便是酒儿捏着小黑蛇的头,来回摇晃,“醒来兄弟,咱俩今天是不是见过?嘿,你别给我装死,小心我那你过来泡酒。我数数,数到三你给我睁眼。一,二。”

“酒儿!”陈季夜大呵一声。

酒儿吓得肩膀缩了一下,她扭脸看到是陈季夜,她问:“小哥哥你叫我干啥?”

陈季夜问:“你在干什么!”

他的眼神死死盯着酒儿的手中。

那条小黑蛇惨的只能装死。

属下见到凶残的酒儿已经吓得腿软了。

谢,谢三爷的女儿真的,真的不是一般人。他一个大男人看到蛇都吓的得用笼子装起来,谢三爷的女儿竟然徒手!

他本来的计划不是如此。

本是想用蛇吓的酒儿花容失色,然后他旁敲侧击的说海岛上到处都是蛇,晚上睡着觉床上就突然多出来了,故意把她吓唬走……结果一切都没按照他预想的走,这女娃一个人拽着一条蛇,而且这条蛇在装死?

酒儿举起手中的蛇对陈季夜说:“小哥哥,我进屋发现了一条蛇,我无聊就拽着玩儿了。”

陈季夜知道她胆子大,小时候捏蜈蚣的,大了竟然还逮蛇。

天知道他现在心在半空悬着,“听小哥哥的话,快把它放下扔了。”

酒儿摇摇头,“放下它就逃了。”

“谢青梅!”

酒儿被人直呼姓名,她一下子拘谨起来,“小哥哥~”

陈季夜说:“把蛇扔了我下午带你出去玩儿,你不扔以后别再我这里睡觉。”

酒儿撅着嘴委屈的说:“那你给我让个路。”

陈季夜和自己的属下瞬间让路,他们跟着酒儿的身子带着蛇去放声。

陈绝色出来看到那条小黑蛇,她吓得西瓜都落在地上,西瓜直接被摔的裂开。

她吓的哭起来,陈季夜急忙跑过去抱起妹妹让她脚不沾地。

酒儿说:“绝色别怕小黑蛇没毒,我这就去把她扔了。”

她快跑出门将蛇给扔远。路上她还在恐吓说:“回去告诉你的同类以后见到人给我绕道走,别让我再看到你们。”

她走了老远将小黑往林子里一扔,那条装死的蛇瞬间逃走。酒儿说:“记得啊,见到人类给我绕道走,小心我那你们泡酒喝。”

她拍拍手快步回去。

客厅内妹妹吓的沙发都不敢坐,哭着要收拾东西回爸爸妈妈的家住不要在住在哥哥的家了。

陈季夜实话告诉妹妹:“蛇是我们故意逮来吓唬酒儿的,为了将她赶走家中并不是真的出现了蛇。”

听到这句话酒儿忽然站住了脚步,她侧耳倾听屋中人的话。

陈季夜面前站着一个下属,他知道错了的低头,“少爷我没想到酒儿小姐和她父亲一样胆子大不怕蛇。”

陈季夜手揉揉鬓角说:“她从小到大对蛇虫都不怕,你们吓一般女孩儿可以,但酒儿不行,她对这些东西能直接下手抓。”

属下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陈绝色问:“哥哥,你为什么一直想让酒儿姐姐走呀?”

陈季夜说:“她在这里哥烦,什么事情做得都不自在。”

语罢,他又叮嘱两个人:“不许对酒儿说这个事,一会儿她回来了你们就当蛇是自己跑进来的。”

属下连连点头,“我知道了少爷。”